4749铁算盘 > 833999铁算盘 >
833999铁算盘

信义古今大战神医情第六篇一锅粥

时间: 2019-10-08

  虽然不是所有,可是大部分带动高收视的韩国名编剧都有其爱好,本剧播出至十二集为止,【信义】一剧的编剧宋志娜的趣向已经非常明确:古龙风。继本剧开篇之初学学星战派头,欧美范儿再效法一下邵氏武侠片,宋编剧终于将风格稳定在了古龙风格这里。那么,什么是古龙风呢?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台北的大杂院里有个屡考不中的大脑袋男孩子,他姓熊,因为个子不高,胖胖壮壮,学习不太好,整天嘻嘻哈哈,院子里的人们都说他是:熊家的儿子。熊家的儿子尤其爱看武侠小说,看尽了所能搜集到的所有的武侠小说,整天都念叨着要写小说,后来还真给他写出来了,一出就出了好多本。他就是日后的武侠小说大家:古龙。古龙由于熟读各家文集,本身又爱好想象,因此小说风格与众不同。他的作品以复杂的人物关系,风趣的对话和奇诡的武术招式设定而闻名,日后在港台出了多个以古龙小说为范本的影视剧作品,甚至服装、道具也自成一派,其中尤以宝岛拍摄的古龙作品改编连续剧的风格统一,以朴实的开襟衫裙为主,发型多采用明朝常服制中的男性发型为主,发饰多采用织锦彩带或棉布;又以香港无线当年力撑的演员郑少秋参演次数特别多,总是以一袭白衣,衣袂飘飘,纸折扇现世的一大侠形象示人,而其余古龙作品人物,或诙谐逗趣,或阴森骇人,或娇俏可人却身世坎坷,不一而足。

  如果真照这么拍,韩国观众未必不接受,这个戏照样有人看,只不过宋编剧看的太多,内容和细节也放得太多,于是乎,这股消防而来的古龙风到了韩剧穿越大戏【信义】这里就有点变味,好在这个戏的助演群功底扎实,群戏精彩好看,主演也颇有看头,有第一代韩流明星金喜善和如今大热的男演员李敏镐在,至少海外行销版权这块来看,大中华圈这里还卖得出去。分析到这里,干脆多提一笔,为什么此前本剧新闻先出的是海外行销版权大卖的消息?

  那是因为这个戏要上档,本来资金就有困难,按照韩剧统一法则:开戏之初,只有在最困难的时候,为多方筹集资金,才会急于推销海外行销版权。

  从布景和多处细节来看,真没想到,金宋配这次的资金问题困难到这个程度,在SBS目前多处告急,月火剧场【信义】、水木剧场【致美丽的你】、周末剧场【五指】均被老对手MBC重重压制的情况之下,唯有想方设法突出重围才是正办。分析到这里,不禁叹气,社长大人您也得多想想办法,不是只有在演技大赏出个面,颁个奖就算完事,要支持一批好剧突出重围,怎能不倾力而为?

  分析到这里继续叹气,宋编剧想了这么多,学了这么多,也做了这么多,她唯一没想到的就是MBC会出什么招,实际上MBC等这一天一定等很久了。因为,MBC的逆袭已经开始。从【黄金时刻】不断传出加集的消息开始起,SBS月火剧场这一部有可能成为名作的金宋配作品【信义】就面临着重重危机,真没有想到韩国媒体居然打出那样负面的标题,平心而论,金喜善与李敏镐的感情戏颇经得起推敲,并没有标题所述那样糟糕。原本剧情发展到中段,人物关系已经稳定,应该是收视攀升之时,可是MBC采取了延长成熟剧作人气的做法,想要展现编导趣向的同时,兼带拉上收视率,就成了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毕竟,作为韩剧,在武打戏当中贯穿这么多奇幻元素,大量采用我国武打戏叙事手段,甚至剧情、服饰也效仿之,就要事先预见韩国观众的承受力和接受度,否则就要经受残酷的收视考验,正如当年万众瞩目的那一部【太王记】一样,到了中段一样经受残酷的收视拉锯战考验。

  加集对于MBC不是第一次,而是惯用手法,几乎每年每个档期都有出现,若是与之相对的SBS同档剧集能够做到剧情与人物都有可看之处,演员演技到位,就有办法压得住阵。所以,在收视率一片楚歌之时,先别着忙,结局未定,到底会怎样,还真得往后看。只不过,收视率下降说明此前对韩国本土观众接受本剧看点的判断是准确的,对于韩国的主妇妈妈们来说,【信义】的观看亮点在于群戏,大将军崔莹与穿越来古代高丽国的女医师柳恩秀的感情戏须穿插其中,才能继续带动收视攀升,不过,至本周为止,从上周剧情延续至今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释:

  其实答案很简单,如果面对的是宋编剧这样到处拉扯,到处学习,到处引用的编剧,只要看看这个问题,基本上就能知道答案了,实际上,上周火女提出的问题是:

  柳恩秀,如果在你施救的病人也是如今高丽国高贵的王妃娘娘:鲁国公主王佳珍、你的朋友:御医张斌、还有你爱的人:于达赤大将崔莹这三人之中,你任选一人,我将杀死他们,你要选谁?

  Bigo~猜对了!火女对柳恩秀提问,走的是东瀛动漫风,准确地说来自漫画怪才富坚义博在名作【猎人】里桥段:

  当奇牙和小杰在第一次猎人考试时遇到的关口当中,就有这样奇怪的提问,答案当然是……什么都不选。

  选项都那么变态,这要选择的人怎么选?!当然是什么都不选,提问的人您自己一边儿凉快去吧!所以,“天医”柳恩秀当然是采取了小杰模式,直接把火女打了个囫囵,根本不搭理她,还扰乱了她的计划,因为于达赤的人已经赶到,可是还有使用奇幻音术杀人之人,不过火女和她总是玩弄的人也没能得意很久,吹笛子的白发少年也没能厉害多久,因为于达赤大将崔莹已经赶到,只要听说他心爱的人有难,忠厚又不善言辞的他一定会火速赶来,为的是保护她的性命,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分析到这里,作为作者,必须得说:

  剧本在这段戏上完全避重就轻,其实崔大将和柳恩秀的爱情戏份非常动人,可惜每次的重点却总是在武打方面,不给内心戏更多空间,将台词挤占到没地方发挥,而武打戏这方面做得又不是很专业,当然让人遗憾,主妇妈妈们换台也是必然。

  韩国的主妇妈妈们不会看武打戏吗?非也非也,如果不会看,为啥我国的武打戏在韩国都有高收视率,还引起观看热潮?

  这说明韩国的主妇观众群绝对有欣赏武打戏的品味和眼界,金导演要给力,打戏要到位,否则主妇妈妈照样不买账——换台。其实,韩国有拍摄武打戏绝好的外景地,我国武侠导演泰斗胡金铨就专门在韩国取景,一部电影一拍拍三年,为的就是等到雪融积雪,这是难得的景致也有韩方尽力的配合,这么好的外景不利用,总是在人造景区方面转圈圈,难怪观众有意见。来,我们这里不按剧情顺序,将恩秀为了保护崔莹不受伤害,特地冷落他,故意说出绝情话语前后的故事联系在一起来看:

  恩秀因为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觉得不能拖累崔莹,在她亲眼见到奇辙杀人如麻,草菅人命之后,为了保护崔莹,特地对他说:

  这要历经困苦和磨难,少年丧父,青年失爱的崔莹如何能够接受,作为忠直正派的高丽正统武士,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直接去死,可是作为武士,就算死也要死得光荣,所以他对姑母崔尚宫说了一番没头没脑的话之后,就打算去摸奇辙的老虎屁股,计划同归于尽,算是将王命执行到底。甚至在决斗之前,他都已经在心里预演了与奇辙的打斗过程,对方究竟会出什么招,他又如何应对,而此时他的目的不是为了活着回去,而是为了取得恩秀未来的笔记簿,要鹰鹫帮里的白衣gay哥哥帮他带给恩秀,当做是最后的礼物。

  崔莹想了很多,也很全面,恩秀想的不少,也比较全面,他们唯一没料到的是还有了解崔莹的崔尚宫在,她才是最为细心又最担心崔莹安危的人,继此前禁止崔莹表达对“天医”的感情,禁止他靠近柳恩秀之后,这一次为了拯救侄儿的性命,崔尚宫甚至特地前来与急于逃走的恩秀见面,为的就是拜托她:

  很显然,崔尚宫这番劝说是有效的,按照恩秀直心直肚肠的脾性,她还不马上就赶去救人,也亏得她赶到及时,否则再迟一步,崔莹就真的有可能会跟奇辙同归于尽了。这里有一个细节很值得一提,恩秀是听到了消息之后,连夜赶去决斗地点的,那么势必要拍金喜善的马上戏,算作编导的一次预估:

  金喜善的马术绝对是过关的,在电影【飞天舞】拍摄期间,她就专门学习过,以后在拍摄我国香港电影时也专门跟成家班的武师学过,哪怕不能算作技艺精湛,至少也是合格的,所以这一部分当然是很有看头的,遗憾的是,又没给专门的特写。分析到这里再次叹气,宋编剧您到底是要闹哪样,围产保健卡怎么办如果说是安排,也得安排到位不是,否则怎么能有看点嘛,白白浪费了恩秀骑马的一场好戏。

  按照崔莹事后对姑母崔尚宫抱怨的情况来看,他停止与奇辙的决斗,完全是因为恩秀冒死前来,甚至还以命相拼,就不是不让他打下去,而奇辙则是想要知道日后的事,非要知道自己到底何时会死,也投鼠忌器,明明真气已经快要耗尽,临走前还捡个便宜,非要问恩秀说:

  这才让奇辙无语,加紧了准备的步伐。那么,历史上奇辙到底是怎么死的,记载又如何,先不看被篡改的高丽史,看看我国的元史来对照一下相关剧情:

  帝以谗废高丽王伯颜帖木兒,立塔思帖木兒为王。国人上书言旧王不当废、新王不当立之故。初,皇后奇氏宗族在高丽,恃宠骄横,伯颜帖木兒屡戒饬不悛,高丽王遂尽杀奇氏族。皇后谓太子曰:“尔年已长,何不为我报仇!”时高丽王昆弟有留京师者,乃议立塔思帖木兒为王,而以奇族子三宝奴为元子,以将作同知崔帖木兒为丞相,以兵万人送之国,至鸭绿江,为高丽兵所败,仅余十七骑还京师。诏加封唐抚州刺史南庭王危全讽为南庭忠烈灵惠王。

  元顺帝因为谗言要将高丽王伯颜帖木兒废位,册立塔思帖木兒为王。(元朝)国人上书提到旧王不当废、新王不当立的理由。最初,皇后奇氏所在的宗族在高丽,恃宠生骄,伯颜帖木兒屡次禁止都不理睬,高丽王就杀尽了奇氏族人。奇皇后就对太子说:

  当时高丽王宗族弟弟有留在京师的人,就建议立塔思帖木兒为王,并且封奇氏一族的子嗣三宝奴为元子,册封同知崔帖木兒为丞相,发兵万人送去高丽国,到鸭绿江时,被高丽兵打败,就剩下十七骑回到京师。元顺帝下诏加封唐抚州刺史南庭王危全讽为南庭忠烈灵惠王。

  以上是一段间接记录,说的是奇辙死后,他在元朝的姐姐奇皇后为报复恭愍王一家子采取的措施,以及相关的言行举止。最初,因为奇皇后所在家族的族人被诛,元顺帝打算要废了高丽王,可是被朝中大臣反对,于是这件事就显得相当尴尬,因为从具体事实来看,恭愍王的做法完全是一个国家的国王应该做的事,奇氏家族的族人确有谋反之行,反复训诫无用,如果国王不尽数诛杀,如何能够平众议。可是奇皇后不依,她一贯就是个恣意妄为的女子,如今是太子生母,又是皇后,自然为所欲为,可是这世上比这还有可笑的事么?蒙古游猎民族的骁勇善战之人,集结一万人马攻打高丽,结果回来的人居然只有十七人,元朝的面子到底要往哪里摆……这只能说明高丽国的君主确实厉害,用了一批能人,而奇皇后则是彻底无颜面对族人了,于是王上为了照顾奇皇后的面子,特地册封了一个王,当做是安慰。也只有这样了,因为元朝本就是个短命的朝代。

  实际上,本周剧情的看点远不止于此,当然还有上周已经出现的另一位枭雄:李成桂,这是日后古代朝鲜李氏王朝的开国君主,也是一位篡位的君主,阴险狡诈残忍,诡计多端,为了确定他的身份,恩秀在治疗他之后还特地问过:

  可见他确实就是李成桂,那么老李自己命人编撰的史书究竟是怎么说这番身世情况,又是如何形容他自己的,来看【朝鲜王朝实录】的相关记载:

  ○桓祖配懿妃 崔氏, 贈門下侍中永興府院君諡靖孝公諱閑奇之女, 以至元元年, 高麗 忠肅王四年乙亥十月十一日己未, 誕太祖於和寧府 【卽永興府。】私第。 太祖生而聰明, 隆準龍顔, 神彩英俊, 智勇絶倫。 幼時遊於和寧、咸州間, 北人求鷹者必曰: “願得神俊如李 【太祖舊諱。】 者。”

  桓祖婚配懿妃 崔氏,崔氏为追赠門下侍中永兴府院君谥号靖孝公崔閑奇的女儿,在至元元年,高丽忠肃王四年乙亥十月十一日己未, 在和宁府(就是永兴府)诞下太祖(李成桂)。李成桂生来耳聪目明,天生王者之相,神采奕奕,英武俊美,智慧和勇气都有过人之处。(李成桂)年幼时游历在和宁、咸州这些地方,北人来求鹰的人必说:愿得神俊如同李成桂那样的(鹰)。

  那么多为全州李氏家族歌功颂德的文章里,这篇文最有看点,亮点多多,文中先是称赞了李成桂自幼就“生而聪明,隆准龙颜,神彩英俊,智勇绝伦”,这是对王者的文章例话,并不出奇,跟着又提到他自幼游历的经历,可见他的轶事大都来自于此,可是最后一句话就彻底盖过了此前所有的称赞,北人求鹰者怎么会提到李成桂?这说明李成桂自幼就爱巡猎,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不学无术地养鸟啥的,还卖飞禽,史书撰写者虽然是想要打一些有格调的比方,可是却将李朝时代的开国君主比喻成或为玩物或为武器的老鹰,这也够让人无语了。是否史书作者故意所为,也许不是,这是一种很出奇的称赞。

  本周剧情的看点当然不止年少的枭雄李成桂,还有陆续登场的高丽国几位传奇文人:李齐贤与李穑。从创作的根本来说,如果编剧需要体现真正的穿越风,就该将笔力灌注在崔莹与李齐贤师徒见面这一出戏上,可是编剧却将两集的笔力平均分配,失去了应有的重点,当然还是会让观众失望,只不过剧评这里需要将各人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方能便于观众理解剧情。在崔莹初访之时,他见到了一个门廊下打呼的胖子,因为看胖子态度不恭,直接把他掀翻在地,揍了他,还要他接旨,后来从剧情给出的姓名来看,此人就是李齐贤的弟子李穑。那么,这位李穑到底是何许人也,来看【高丽史】以正史的笔调对他的记载:

  ○李穡字穎叔贊成事穀之子. 生而聰慧異常讀書輒誦年十四中成均試已有聲. 穀仕元爲中瑞司典簿穡以朝官子補國子監生員在學三年穀在本國卒自元奔喪.

  李穡,字穎叔,为贊成事李穀之子。(李穡)生性聪颖有智慧,酷爱读书,年仅十四岁时已经考中了成均试,有了名声。李穀出仕元朝,成为中瑞司典簿,李穡以朝中官员的资格补了国子监生员的缺额,读了三年的书,李穀死于高丽,所以李穀从元朝回国奔丧而来。

  从以上记录可知,这位李穑其实是位高丽国的神童,十四岁就中了成均试。他的父亲曾是出仕元朝的官员,所以他也得以跨国镀金,甚至在元朝国子监念书,因为父亲死在祖国,才得以回到高丽奔丧。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小李是位+海归,学历不低,派头不小,当着崔莹的面偷懒睡觉打呼噜,一来是夸示名士之风,二来是根本没瞧得起回国的这位大王,这才故意怠慢。崔莹也出身名门,当然懂得这种名士之风,自然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要他老实点,而且还是假借今上之名,李穑当然无话可说。

  李穑的资历固然惊人,那么他的老师李齐贤呢,他又是何等人物?继续来看【高丽史】以正史之资给他的评价:

  ○李齊賢字仲思初名之公檢校政丞瑱之子. 自幼嶷然如成人爲文已有作者氣. 忠烈二十七年年十五魁成均試又中丙科. 曰: “此小技耳.” 討論經籍益勤淹貫精硏. 瑱喜曰: “天其或者益大吾門乎?”

  李齐贤,字仲思,最初名之公,是检校政丞李瑱的儿子。(李齐贤)自幼就写出如同成年人一样的文章,已经有作者的气概。忠烈二十七年,(李齐贤)年仅十五岁时,中了成均试的榜首,之后又中丙科。(李齐贤)对此说道:“这是雕虫小技而已。”(从此)讨论经书典籍日益勤奋刻苦,沉浸其中颇为精通。(李齐贤之父)李瑱高兴地说:

  所谓“魁”,就是魁首之意,意思是说十五岁时就中了成均试的状元,可见李齐贤比自己的弟子更厉害,他的水准更高,规格更好,以后来见面时,各位文人对他毕恭毕敬的态度来看,他是高丽儒生之首,以他的傲骨自然不屑于去见武士,只不过崔莹的身份特殊,崔氏家门也是贵族文人出身,这才让崔莹有了被待见的可能性。从李齐贤见到崔莹之后,先来一句:

  就知道他是个特别注重家门出身和水准的人,又在意来人的品味,在一定程度上,他对崔莹的选择是非常感兴趣的,因为与他类似出身,近似背景的人居然选择了今上,可见他真的很有必要盘问一番。不过,在分析李齐贤与崔莹的对话之前,为了解释两个人对家世背景的解析和比拼,真的非常有必要来看看他们各自的家门和水准:首先来看的是崔莹被叙述的身世由来,以下引用自【高丽史】:

  ○崔瑩平章事惟淸五世孫也. 父元直仕至司憲*紏{糾}正. 瑩風姿魁偉膂力過人. 初隷楊廣道都巡問使麾下屢擒倭賊以武勇聞補*于達赤. 恭愍元年趙日新作乱莹與安祐崔源等恊力盡誅.

  崔莹是平章事惟淸五世第五代子孙。他的父亲崔元直仕到司憲*纠正。崔莹风姿魁梧伟岸,臂力比常人大。最初隶属杨广道都巡问使麾下,屡次擒获倭寇,以勇敢威武之名补了于达赤的缺职。恭愍王元年,赵日新逆谋,崔莹与安祐、崔源等人一起合作将乱臣尽数诛灭。

  噢不,记录翻译的后一句剧透了,赵日新那样的一个弄臣,被判为犯上作乱,结果被崔大将带人诛灭了。崔莹的确是平章事崔惟淸五世第五代子孙,可见他是贵族文人出身,是有水准的家族子弟,并非草莽武夫,这才会让李齐贤这样的高丽第一文人屈尊相见,否则哪怕是持圣旨前来也不行,不搭理就是不搭理,文人的办法多着呢。那么,李齐贤为啥会那么杠杠地,就连新登基的国王也不放在眼里?他究竟是何种水准,又怎样一番品味,继续来看他的记录,不过这一次要看看他自己究竟是怎么说家庭状况——

  先君三昆季,祖母金氏性严,亲授以书史。伯父、季父不幸早逝,先君独年俯八旬,教养子侄,无坠世业。伯父之子,内书舍人,曰樽,成均、礼闱具占魁。其弟德原牧使,曰樛。季父之子,今签议评理,曰蒨。吾家兄怡庵公及予,亦皆以成均魁中第。故闵默轩贺先君诗云:“华萼三家五榜魁,人言皆是谪仙才。知公积善真无敌,独见年年庆席开。”

  先父(那一辈)共有兄弟三人,祖母金氏生性严厉,亲自教授书经史书。伯父、叔父不幸早早过世,唯独先父年过八旬,教养儿子与侄儿之后,没有耽搁责任。伯父的儿子,为内书舍人,名叫李樽,在成均、礼闺大试都中榜首。他的弟弟为德原牧使,名叫李樛。叔父之子,为如今的签议评理,名叫李蒨。我的兄长怡庵(字)还有我本人,都中了成均试榜首。所以闵默轩恭贺先父写诗道:

  【庆州李氏家门兄弟三家共出了五位状元,人们说这都是被贬谪的文曲星。李公积善成就大德无敌,就看到他家年年都为庆贺状元开筵席】

  原来,李齐贤所在的庆州李氏家门是一个文阀辈出的家族,甚至就连祖母也识文断字,懂得看四书五经与史书,还特地教导孩子们读书,李氏家门专出早慧神童,他的伯父和叔父虽然早夭,可是他的父亲却承担起了重任,一人养大了子侄,并加以栽培,活动 易车号热门话题法兰克福车展内容招募令(。结果,到了李齐贤那一辈,他的两位堂兄,一位堂弟,一位兄长,包括他本人在内,一共五人都考取了成均试的状元,其中他伯父的长子,他的大堂兄李樽甚至还是成均试与礼闺的双料魁首,这要他的家族,他的父亲如何不感到自豪,作为李氏家族的子孙,自然是与有荣焉。旁人当然羡慕,写诗道贺也是平常事,按照高丽国的规矩,文阀家族,又是状元之家,只要出一位状元就已经不得了,而李齐贤家族兄弟五人都是状元郎,当然会被称为“五榜魁”、“谪仙才”。如此说来,李齐贤自恃门第高人一等,又在意对方的出身和水准,也不是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李氏家族在同时代有五人中状元,的确是高丽文化史上的一个教育奇迹。

  谈到高丽的诗词,人们先会提到李奎报,尔后就会谈到李齐贤,这两位作为高丽文坛的领军人物,确有过人之处。所以,往往在韩剧中有个特别显见的例子,只要有我国唐诗宋词风出现的诗词,往往都出自李奎报之手,譬如此前MBC架空历史剧【拥抱太阳的月亮】,朝鲜未来的世子嫔许烟雨与世子见面之后就以李奎报的诗来表明心意,希望对方原谅,世子李暄虽然读懂了她的歉意,却怪她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嗔怪她是个傻瓜,之后SBS穿越剧【屋塔房王世子】中世子李恪与世子嫔之妹对话,再次出现了有宋词之风的诗句,哪怕中华圈读者考据得头头是道,结果也得到一个官方的回复说是李奎报的诗词作品,着实让人无语。不过,这二李的水准当真已经到了乱真的地步吗?本剧中出现了李齐贤这个人物,因篇幅有限,只对李齐贤作品做少量摘录,仅供读者参考:

  以上两首诗,分别引用自李齐贤在高丽文坛上两组著名的诗作:《潇湘八景》与《松都八景》,诗词意境雄浑壮阔,仿的自然是我国诗仙李白的雄奇风格,而下面这首词则是李白雄浑风格的具体体现:

  能写出此等诗句,可见李齐贤确是高丽当世的文阀奇才,也无愧于他住在我国多年,与赵孟頫等大儒相交甚厚的经历。这样的大儒来盘问崔莹,先问他,他的父亲临终前的遗言,又问他为何会为今上效力,可见对他勤王的理由非常之感兴趣,而他已经是年近七旬的老人,此时再无力量为国效力,却可以文阀的身份推荐一批有用人才为国效力,正因为如此李齐贤才会以那种口吻逼问崔莹,而崔莹则是相当不满意,因为按照他忠臣的观念,如果要在背地里对主上评头论足就是不敬,而李齐贤身为老臣还要求他对主上品评则是不恭,可是李齐贤却不在意,就是想要答案,他为了拉近距离,先说了崔莹的家世,继而又问崔莹之父的遗言,崔莹的回答是:

  可见崔氏家门的确不贪图钱财也不在乎名位,要的只是忠义,而崔莹的选择,则正是他们考虑的方向,这才会提出此等疑问,所以崔莹回答说:

  可见是在有限的可能性内告知李齐贤,王上是受教之人,哪怕愚笨也可以慢慢再学,无论如何受教就好,看李齐贤的态度,他是听懂了这句话,这才允诺。不过,历史上的情况真正如此吗?来看【高丽史】以正史之名为崔莹所写的记录:

  瑩剛直忠淸臨陣對敵神氣安閑矢石交於左右略無懼色. 莅軍嚴峻期以必勝戰士却一步便斬之. 以故大小百戰所向有功未嘗一敗. 初瑩年十六父臨終戒之曰: “汝當見金如石.”

  (崔莹)刚强正直忠实清廉,临阵对敌之时神定气闲,弓箭武器交给身边的人,也没有惧色。(崔莹治军)军纪颇为严格,以必胜为目标,(军士)后退一步就处斩,正因为如此,经历了大大小小上百次战斗,都没有过失败的记录。最初,崔莹十六岁时,父亲临终前禁止他说:“你应带见到黄金如同见到石块一样(意指视金钱如粪土)。”

  分析到这里,读者可能都明白了,本剧中文字幕中出现的与史书中文笔相近的记录应该都是因为译者勤查史书,文笔流畅所致。能在短时间内,检阅史书,检出有用文句当做台词用语,可见译者平日里对高丽文史所下的功夫不浅。话题回到剧情这里,虽然宋编剧弱化了李齐贤与崔莹的这一场世纪交谈的细节,而意图强化崔莹为执行王命,保护恩秀与杀手七煞组织的斗争,但崔李对谈仍可作为【信义】中的名场面来看。

  对于高丽新登基的王上恭愍王来说,他挚爱的鲁国公主已经将全部心意都给了他,所以他不能无视公主,甚至为了她的安全,将她挪到自己所在的康宁殿居住,为的就是不要她遭遇危险,还会在情急之下拉起公主的手就走,就如同当年误以为她是高丽女子,要她成为他第一位夫人一样的热情,对于高丽的异族王后鲁国公主王佳珍来说,她挚爱的人,她虽然心有所动,却苦于无法表现也不能安慰,这才倍感困惑着急,这才有了去问王上身边内官的一出戏。总的说来,恭愍王在鲁国公主去世之前,都是一位幸福的君主。

  对于高丽出身文阀名门的武士崔莹来说,在他失去了父亲,师父和未婚妻这样的亲人之后,终于有了让他得以温暖和靠近的人:现代女子柳恩秀,他羡慕她幸福的生活,甚至想要多多保护、靠近这样的人,可是碍于任务,他不能说的更多,只能以武士的心意,单腿跪地,将防身所用的刀具护套绑在她的腿上,为的是在他不在的时候,刀具能护她周全,而在另一面,崔莹与七煞的拼斗已经展开……这纠结的心意究竟要如何继续,崔莹能活着回到王宫与恩秀重逢吗?且看下篇分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